我去1990 - 那是录像厅的时代也是邱

点击次数:117   更新时间2018-06-08     【关闭分    享:

  90年代的王三三我,时常想:“一切都无须争取,我只要等待,十八岁时自然会轮到我。”那时,人们花2、3块钱坐在昏暗的录像厅里,盯着前方17寸的电视机,看周润发叼着牙签,烧钱点烟,嘴角挂一丝邪魅的坏笑。四周烟雾弥漫,气味混杂着汗味儿、烟味儿、臭脚丫子味儿、有时还带点腥味儿。在那个匮乏的年代,这样子的录像厅却成为人们心中 “天堂电影院”的模样。

  这是录像厅的时代,也是香港电影的时代。上世纪80年代,香港电影以录像带的方式传入内地。一时之间,每个小城都有了一家录像厅,兵器碰撞、大侠吆喝、坏蛋惨叫、卿卿我我的喘息声,从里头传到了街上。港片吸引了小城百无聊赖的青年,他们双手插兜,用似乎永远也站不直的身子打量门口黑板上的今日预告。有时还或搂或抱一两个烫着大卷的姑娘,双双走进去,里边就是人间的四月天。

  吹拂了5000年的海风,裹挟着港片,也把咸湿吹进了内地。香港成了一代人的性启蒙。那时,苍老师还没有出道。录像厅隐秘、暧昧,存放了那个时代无处发泄的荷尔蒙。

  早在上世纪60年代,尚处于英政府殖民状态的香港有着比较开明的政治文化环境,港片中很早就出现风月情节和香艳镜头。1988年底,香港电影开始进行分级制度,指那些含有色情暴力镜头,18岁以下公民不能看的影片,并没有贬义。而对于没有分级制度的我们,理解的通常指风月、色情片。分级制度的出台给了情色片导演更为自由的创作空间,自此香港进入黄金时代,诞生了不少佳作,从叶玉卿的《卿本佳人》叶子楣的《》李丽珍的《蜜桃成熟时》到舒淇的《色情男女》。

  香港没有那么色情,它更注重故事,情色的着力点在于调情,我去1990 - 那是录像厅的时代也是邱淑贞颜值的巅峰纯靠搔首弄姿,最大程度地挑逗情欲。有的镜头朦朦胧胧,有着东方特有的含蓄和内敛。当年的邱淑贞在《沉默羔羊》中只脱不露,仅凭一张清纯无邪、明眸善睐的脸,就赢得最性感女星的称号。

  另一个纯情女星,一直走玉女路线的李丽珍,为了寻求演戏突破转型参演了《蜜桃成熟时》。李丽珍这一脱,却成为香港影迷中的不朽之作。

  后来,香港回归了,电影市场持续不举,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,渐渐走向衰败。现如今,也再没有录像厅了,这个东西已经消失,而邱淑贞也已嫁人。如今硬盘里存满岛国片的你,每次也只是来回拖着鼠标,再不会像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在最细微处等待蜜桃成熟时。

  王三三我有时会怀念起那个存在于记忆中烟雾缭绕的录像厅,那时,每一个盯着邱淑贞的荒唐少年都和我一样,想着“一切都无须争取,我只要等待,十八岁时自然会轮到我”。

  栏目简介:《甲方乙方》有句台词,“1997年过去了,我很怀念它”。不止是1997年,90年代我们都很怀念。于是作为刚上任的网易新闻野生内容官,王三三我做了一档节目《我去1990》,复活90年代的那些人、那些物和那些事,带你重回90年代。

北京pk10赛车之家有限公司
技术:18265875858
电话:0533-8175858
传真:0533-8175858
地址:北京市高新区英雄路58号